芒果是果\(^o^)

白居何时再同框T^T

盟盟臂力不错,嘿嘿嘿……

大结局泪撒湘西,回头再看第一集,沈教授说的我找了你一万年,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,这个就是指结尾的赌约吧!(纯属我自己歪歪,被大结局虐的出现幻觉)

水系魔法师苏和火系魔法师安份


@林檎葉简称叶子丶

  安份将锅拿出来,架在架子上。在低下塞柴火,看觉得差不多了。抬起右手,凝起一股红色的元素,“砰”的一下,柴火霹雳霹雳的燃烧起来。
  安份扯开嗓子喊:“苏,快点!锅要焦了。”
  “来了。”苏马上出现到安份后面,响指一啪,一股清水流趟到锅里。
  苏从手中的纳戒淘出一堆道具,都是野餐需要用到的。
  “安岩什么时候到?”安份将烤肉架摆好。拿出食材。
  “这个要问神荼。”苏笑了笑,心情说不出的好。
  “呵呵!”安份表示很不爽,自从安岩和神荼交往后,基本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再宅下去他都怕出毛病了,坚决拖着苏将神荼安岩俩夫夫拖出来郊游。
  等到他们把东西都弄好,神荼和安岩才姗姗来迟。
  
 

【苏份/联文】为敌(3)

联文:为敌
上一弹:叶子 @林檎葉简称叶子丶
下一弹:越亚瑟 @越亚瑟
  
  
安份收回手,抚摸着右手中指的戒指,古朴而简单的一个戒指。
  
苏抬头,勾起唇角:“大师,怎么样?”眼神看向安份的戒指,总感觉有点眼熟。
  
这个人,是上好的材料。安份想。他刚才看了苏的手,天煞孤星,天生短命,肯定活不过三十岁。看到苏有些病态的脸庞。可惜!若是这样,不如由他来……
  
面对苏审视的眼光,安份将自己看出的结果说出来。
  
苏没什么反应,只是眨了下眼睛,一直看着安份的眼睛。安份直直的看回去。
  
“你不害怕吗?”从刚才苏就没有什么反应,觉得有趣。他果然不是普通人。
  
“呵,人活着,总有死的一天。区别在于多少罢了。”苏自嘲一笑。从出生起,他就知道。别人看他时的眼光,带着怜悯。明明那么优秀的人,却天生短命。
  
“那看来我算的很准咯,关于报酬……”安份顿了顿,看向苏眼里闪着光。
  
“请讲。”
  
“钱我也不是很稀罕,不如你到我这帮我干活一个月。”谁说的!其实老子更想要钱!!!
 
“哦?就这个?”苏有些惊讶。
  
“你觉得不妥?”
  
“不,明天我就来。”正想着怎么接近眼前的这个人,眼下就算是陷阱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。
  
苏起身离开,临走前看了一眼里屋。里面厉气很重,里面极有可能是炼制厉鬼的地方。
  
等苏走了出去,安份确定苏已经走远。肩膀一塌,刚才高大上的形象马上崩塌。
  
“妈啊!装逼什么的累死老子了!”安份揉了崩直了半天的腰。
  
趴在桌子上好半天,安份突然听到门口的脚步声,脚步并不是很稳。他赶紧起来,深吸一口气,崩起一张脸,让人看起来威严一些。
  
看向门口,以为是苏返回。却看到安岩扶着受伤的神荼走进来。
  
“发生了什么,神兽兄居然受伤了?”安份愣住。反应过来后,马上跑出去将大门关上。
  
安份帮忙将人弄到床上,找出急救箱。神荼的伤不算致命,大多都是皮外伤。
  
包扎完伤口,安份“呼”的一口气。“没事了,伤口都没伤到筋骨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
  
“就完了?不用去医院?”安岩看到伤口都觉得疼,神荼至始至终都没哼一声。这么多伤口,处理不好容易感染的。
  
“你怀疑你哥的技术?”安份看到安岩傻愣的样子,想到当年自己也是这个傻样。
  
“那神荼……”
  
“放心,都用生理盐水消毒伤口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安份摆摆手示意安岩放心。
  
“你们刚才进来时有人看到吗?”安份问道,他们现在窝藏的可是通缉犯,还是头号的。

“没有,神荼一身伤,我哪敢啊。翻墙进来的。”安岩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。
  
安份叫安岩将沾血的衣服拿去洗了,安岩不情不愿的出去。安份这个样子显然是有话问神荼,并且不想让他知道。
  
“是罗。”神荼闭上眼睛,他经常受伤,这点伤在他看来不算什么。
  
“他不在深山老林里待着,跑出来干什么?”安份听到这个名字,有些头疼,这货脑子不好使,但实力很强,神兽兄都不敢跟他硬碰硬。
  
“苏。”又是一个简洁的字。这回神荼睁开眼睛,眼里闪着诡异的光。
  
“苏家吗……”安份眼睛转了转,“怪不得,罗是受了苏家人指示。”
  
安份摸了摸手上的戒指,“秦兽兄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
  
“我和安岩离开这里。”神荼严重怀疑当初自己一脚踹到安份脸上,他一直怀恨在心。“扮好你自己的角色。”
  
安份点点头。
 
等到了晚上,神荼和安岩准备离开。安份挽留:“神兽兄你还受着伤呢,要是碰到TAH或罗家的人就不好了,要不要在这屈身在这住一晚?”
  
安岩督了一眼只能勉强容纳两人的床,果断摇头。神荼没回他,直接转身,留给他一个酷酷的背影。
  
要是以前的安份,肯定会觉得这人酷。现在的他只想竖个中指,装逼。
  
“等一下。”安份从怀里掏出一个通体黑漆黑的珠子,把它塞到安岩怀里,“拿着。”
  
“这是什么?”安岩疑惑道。
  
“作用你就问神兽吧,行了快走吧,呆久了让人起疑心就不好了。”
  
等安岩神荼走了,安份才松了口气,虽然看安岩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,但肯定也知道了一些。这小子可机灵的很。
  
想到明天苏要来,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  
  

【苏份】救命啊!强抢民男啦!

   @穷酸的辣鸡狗鱼 迟到了的文,虽然写完了,但一直没有发出来(๑˙ー˙๑)

        今天风和日丽,艳阳高照,是个结婚的好日子,安份走在街上想。回到家里,看到安岩站在镜子面前,整理自己的西装,不断地整理领子,又臭美的摆姿势。“看来我还是挺帅的,也不知道神荼穿西装是什么样的?以前只看到他穿过探险装。”
  “以后你有的是机会。”安份白了他一眼,从他出去到回来,他就一直在镜子面前。将安岩挤到一边:“别霸着镜子,都一上午了,还没看够啊。”
  看了看自己的发型,幸好没乱。继续叮嘱安岩其他:“按照规定,你们明天之前不可以见面的,别闹出幺蛾子。”
  “知道知道,我通个电话总可以吧。”安岩拿出他的香蕉在线,永不断电的香蕉手机。安份看了他一眼,眼里表示不可以。
  他转了一下眼珠子,点开英雄集结。安份又絮絮叨叨交代一些事。
  安份被苏的过来的电话打断:“苏,什么事?”
  “你出来一下,我有件事要跟你说。”苏那边的声音有些许沙哑。
  “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讲?”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安岩这边的还没弄完。
  安岩听到,就说:“你去吧,我不是小孩子,知道轻重。”听到安岩恨不得他赶紧走的样子,看到他玩游戏也是心不在焉的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  过不其然,安份刚出门,安岩马上打电话给神荼。
  安份下来,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。车窗缓缓下降,露出苏略带疲惫的脸。下巴稍尖,本来就没多少肉的脸显得更瘦了。安份稍稍心疼了一会儿,就马上掐死在摇篮里。
  “有事吗?”不能动摇,安份心里提醒自己。
  “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。”苏对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脸,配上他憔悴了一圈的脸,让人泛起丝丝同情。笑的跟个烂番茄一样,安份内心吐槽。
  “我还没考虑好。”安份理直气壮的说,反正苏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  “当初你说没考虑好,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你还没想好?”苏说,“我看你根本就没在想,只是想躲我吧。”
  说着,苏打了个响指,突然出现几个罗家人把他塞进车里,“啪”的关上门。
  “救命啊!强抢民男!!……”安份扯开嗓子大喊,马上被苏捂住口鼻。
  

【苏份】守宫砂

嗯……这个梗是因为看了一人之下有感而发,别嫌弃。

  守宫砂,安家有个传统,男子出生时要点守宫砂。这守宫砂是为让安家后人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  
  “去他妈的传统。”安份在浴室里洗澡,看到自己的小兄弟上面的一点艳红,忍不住骂娘。点在上面,这让他怎么找妹子。老祖宗说得好听,找到真爱,去他娘的真爱。
  
  这时舍友在外面敲门:“安份,你行了没,网吧还去不去?”“去。”安份应了一句,赶紧去穿裤子,要是被他们看到肯定会被嘲笑一番。

  舍友对苏的感觉不错,看到苏还躺在床上看书,就问他:“苏,去网吧吗?”
  
  正说着,窗户外面突然发出“砰”得一声,苏面色微微一变,然后微笑的问舍友:“现在是哪年哪月,几点?”舍友一愣,老实说了出来。
  
 苏有一双巧手,做得一手好饭。他的手巧,他的箱子里有一堆表,都是不动的。苏说这都是自己修坏的,然后舍不得扔,就带着,时不时拿出来修修。舍友看到他那堆坏了的表,直说以后表坏了不能找苏。
  
  苏对每个人都有礼貌,但又和其他人没有太深的交集。宿舍里有四个人,舍友A舍友B,三人正打算去熬夜网吧,撇下苏这有点不够义气。可苏一副病怏怏的,这要是出什么事。
  
  “不了,熬夜太多容易得脑溢血。”说着瞟了安份一眼。安份毛了,看啥看。舍友知道苏和安份一向不和,赶紧拉住安份,说道:“苏不去我们去,走啦。”拽着安份出去了。
  
   当门关上时,苏温润而泽的眼神渐渐冰凉,走到窗户边,掀开窗帘,下面站着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。看了四周无人,爬出窗户,毫不犹豫跳了下去。下面的男子显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,赶紧接著他。
  
  苏住在三楼,在下面接他的男子后退一步,然后稳稳地接住了他。
  
  “咯咯咯!妈的,你下次跳时能不能提前说一声。”男子发出咯咯咯的笑声,但绝对不是在笑。他觉得苏明显脑子有病,但他又不能放着不管。他们的所以行动都是苏在指挥,苏出了事,他们就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好。
  
  苏没理会罗骂娘的话,只是问他:“人找得的怎么样了?”
  
  罗摸摸头,有些愣:“安家人守宫砂都在丁丁上,我们怎么找?”
  
  苏不为所动,冷漠道:“这个你们自己想办法,秦家的那个已经找到了一个,我们这边不能再拖了。”
  
  罗苦恼的抓着头发,罗家人没脑子,让他想办法他宁愿去和罗平打一架,虽然会被打得很惨。
  
  网吧,安份玩了一会儿游戏就开始觉得无趣,他的游戏角色被对方一个大招秒杀,使劲拍打键盘,这网络卡得要死。心烦意乱,他拍拍舍友的肩膀,说:“没意思,我先回去了。”舍友忙着打怪,头都没回含糊的点点头,也不知道听没听到。
  
  走到回去的路上,想起苏看他时的眼神,顿时一阵哆嗦,这个人怪里怪气的,还是不要多接触。总感觉他看他时总会有意无意的看他的裤裆。这苏虽斯斯文文的,但和他对上时总会有意无意的损他。
  
  
  
  
  

【白狼篇】残心(短篇,一发完)

  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抬箭、射箭的动作,手指即使被磨出血也无所谓。她心中的信仰支撑她前进。她闭上眼睛,回想起那个人飒爽的射箭的姿态。睁开眼睛,模仿着记忆里少年射箭时的姿态。
  
  “啪!”前面的靶子被巨大的力量击碎,白狼露出了欣喜的笑容。她收拾起自己的箭,拿起弓箭,转身看了一眼刚才被击碎的坑。她还需要更多的历练。
  
  她遇到了一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。因为她帮助他解决了危机,这个阴阳师就邀请她同路。她答应了。两个人的话至少不会孤独,她想。最后她成为了他的式神。
  
  安倍晴明问她:“你叫什么?”她答道:“白狼•御。”
  
  白狼和安倍晴明在一起见识了许多她没见过的事物,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。她知道安倍晴明很厉害,同时也很危险。她曾亲眼见识过安倍晴明失控,身上的力量散发着与阴阳之门所散发的气息如出一辙。这股莫名的力量使她颤栗,霸道的力量叫嚣着,让她仿佛血液都凝结了。
  
  他身上背负着许多,他口中的大义与他身上邪恶的气息,她不懂,但她希望能帮助到他,就像是当初那个人一样。
  
  她跟着安倍晴明四处游历,遇到了许多的同伴。其中有一对兄妹,哥哥是童男,妹妹是童女。妹妹比较调皮,喜欢对哥哥撒娇。哥哥就比较稳重,做事很靠谱。兄妹俩喜欢待在她身边,童女很喜欢她,经常缠着她教自己箭术。
  
  她想她已经变强了,强到可以保护自己,保护其他人。
  
  她拉起弓弦,松手箭直直地射进唐伞妖的身体,伞妖直接消失。
  
  童女浑身颤抖地躲在她的身后,童女混着哭声颤抖着声音问她:“白狼姐姐,哥哥……和晴明大人都去哪里了?”
  
  今天院子里只有童女在,等白狼赶到时,妖怪正在攻击安倍晴明设置在院子里的结界。
  
  回头朝童女笑笑,安慰道:“他们遇到了点麻烦,不用担心,晴明大人会解决的。”抬起射箭又解决了一只唐伞妖。
  
  那天她们战斗了很久,源源不断的妖怪涌进来,进攻的妖怪虽然只有N和R等级的妖怪,即使是白狼一个人也抗不住,童女飞到半空给白狼治疗,但杯水车薪,白狼身上的伤口仍在增加。
  
  恍惚间,白狼突然意识到,她还不够强大。白狼想起那个人说,要是我拥有比其他人强大的力量她就不会离开我。那人后悔和不甘的表情落入她的眼瞳,这是她认识他以来露出这么颓废的表情。火红色的头发就像他的骄傲,不容侵犯。
  
  在白狼苦苦挣扎着的时候,安倍晴明终于解决完他那边的麻烦事回来了。安倍晴明以房子为中心张开结界,将妖怪弹出院子。狐妖将结界里的漏网之鱼斩杀掉。
  
  莹草帮她治疗,一道以她为中心的绿光绽放开来,白狼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恢复。“呼,没事了。”莹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松了一口气。此时童女被吓坏了,躲在哥哥的怀里哭。
  
  莹草扶着她到石凳上坐,在白狼闭目养神之际,安倍晴明将自己关在房间中,过了许久他终于出来了。面色凝重,他犹豫了一会儿,但很快下定决心。把他们都叫了过去,“大家,我有一件事情要和大家说。”安倍晴明顿了顿,说道“现在,你们自由了。”
  
  这话一出大家出奇的安静,童女急急的扇动她的翅膀飞到安倍晴明面前,问:“为什么,晴明大人,你不要我们了吗?”
  
  所以人静静地等待他的答复,安倍晴明道:“我要做一件事,这件事只有我能做到,你们帮不了我。你们离开吧。”说完便关上门,把式神们的声音隔绝门外。
  
  白狼看到,安倍晴明身上的那股邪气越来越重,自从京都出现了裂缝开始,这邪气也越来越浓。等到第二天早上,式神已经走的差不多了,还有几个恋恋不舍的。白狼走到门口,说:“大人,以后有能帮助到大人的地方,请务必叫上我。”
  
  白狼决定继续去历练,选择自己一个人去。而童男童女决定留在京都,等待安倍晴明。最后,没人知道当初安倍晴明做了什么事。等再次见面时,安倍晴明已经失去记忆,身上的邪气也消失了。
  
  有时候,遗忘也是一件好事,尽管当事人并不这么认为,因为那终究包含着自己的过去。像他这样没有过去的人,最渴望的就是真相,所以他才会中了黑晴明的诡计。她终究是局外人,并不了解一切。

END.

感觉坑还多啊…有人要看的话我再写后续吧